缘君

再接下。

友文。
念旧。
青春岁月。

一年有何

一年零八天美术。
说真的,失去了那么多也没有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。
似乎只是应试考个学。
更僵化了思维。
突然不对未来微妙的灵感抱有憧憬。
纷纷扰扰走过那么多,却是感觉创造的文与画更加的假大空,既磨没了初涉此界的幼稚和中二,也没能提升到更成熟的层次。
或许是真的没到炉火纯青,理论和行动还不能统一。或许是操之过急,急功近利。或许是真的在错误的领域矫正不过来。
有很多东西是要来回咀嚼,现在的情况,倒像是囫囵吞下,虽不是一无所知但也领略不到其中精髓。
功利性。在这一年的学习里愈加明显,不顾生死。
也许是心态。好心态是个好东西,但不是所以心态都是好东西。
那自己的心态呢,想想没什么感觉。
但一听说复课什么的就方了。
可不能再来一年,我已经一无所有了。
不想再回顾一遍历史,不想再有那种猝不及防就掉入针丛的感觉,不想再让即使是幻影的过去再在脑海里身临其境般的再现。
离别被说的催人泪下,事实也的确如此,但我总还是在一切发生的过去和一切发生到现在的回忆里游离。
不敢想如果还以这种状态在这条路走下去会怎么亏损,但是我觉得,这一辈子,终究是离不了这条路了。
有人唾沫横飞的将它讲的多么高端骚雅,我掂量了掂量自己精神的斤两,以后混个温饱比较现实,再远一些,就求个安安康康,现世安稳吧。